欢迎您来到鄂尔多斯能化有限公司!
您的位置:首页> 和谐能化>

荣信化工黄爱华:我和我的岗位

作者:发布时间:2021-10-05

昨天在班车上闲聊,算了算我都已经在荣信化工电气车间事务员的岗位上工作九年了。九年时间里,我学会了勤勉谨慎,懂得了责任担当,也收获了岗位带给我的感动和成长。

和所有岗位一样,干好事务员工作,离不开“勤勉”两字。每天早晨还坐在班车上,我就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——在相关工作群中汇报信访、疫情排查、疫苗接种和车间领导的出勤情况,核对并转发电量消耗计量表,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如此,就连休假的时候也得提前订好闹钟。

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。上传下达是事务员工作的重要职责,尤其是紧急通知和涉及到个人利益的重要事项,更是分分钟不敢错过。时间一长,我养成了手机不离手的“坏毛病”,看到QQ和微信上有未读信息,就“强迫症”一样必须立即点开。去年到云冈石窟游玩,我全程抱着手机发信息、打电话,闺蜜一边惋惜我错过了“看一次少一次”的艺术瑰宝,一边吐槽再也不和我出来玩。

朝受命、夕饮冰,昼无为、夜难寐。这句话听起来高端、大气、上档次,和“车间事务员”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岗位着实有些不沾边,但却是我心里对这份工作最真实的评价。每月上旬,是事务员工作最忙的时候,考勤、考核、工资结算,都是涉及到职工切身利益的大事。薄薄的一页考勤表,对照的是我眯着重度散光的双眼看得头晕眼花的九千多条打卡记录;窄窄的一张工资条,汇总的是我半夜睡不着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的十几份考核兑现明细。不知道是吃得太好还是压力太大,嗓子疼、智齿发炎、麦粒肿,九年来我始终保持着每月一次的上火频率。上月工资刚刚结算完,我就接到一通急急火火的电话,“老黄你知道不,我半夜突然想起来又检查了一遍系统,有好几个出勤天数是0的,吓得我赶紧从第一步又重新运算了一遍,觉也睡不着了,出了一身冷汗。”我吸了吸又疼又肿的牙龈,云淡风轻地安慰她:“没事别怕,下月多检查个八九十来遍就好了。”?

要说这九年里我工作中最难忘的一件事,莫过于2018年年初的那次市场化工资结算。那时我刚刚休完产假回来上班,还没弄清楚市场化是怎么回事,就被召集起来集中办公——不管加班到多晚,必须完成当月的工资结算。一百八十多个人的工资啊,许对不许错,彻底懵圈的我看着加班餐里的大鸡腿忍不住眼泪哗哗直掉。记得当时刘万现主任恨铁不成钢地叫我先吃饭再干活,然后和杨德清书记一起陪着我一个数据一个数据地核对,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地落实。我们最终提前完成了结算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怕过工作中的任何困难,因为我知道,总是有很多人会帮助我。?

除了事务员以外,我还兼任车间女工主任、宣传员、信访员、核算员、计生网员等诸多职务,学会了画画、写作、主持、演讲、摄影、视频剪辑、排练合唱等各种特长。事务员的工作真的特别忙,但是我从来只在电话里跟父母撒娇,在家里向孩子抱怨。

这几天气化703变电所抢修,电气化工班的副班长杨守震每天沙哑着嗓子打电话向我申请加班餐,我知道他是在现场工作忙、喝水少;上个周末休了两天公休回来上班,电气车间主任付鹏伟一脸羡慕地问我休班好不好,我故意炫耀说“特别好,一觉睡到八点多”,我知道从八月初大修到现在,他只休过两天班;今天去办公楼找副总经理徐民签字,过了饭点还没等到,我知道,他肯定又在哪个现场还没处理完问题……

我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,但是在事务员这个工作岗位,总是能清晰地感受到身边的每一个人带给我的,大大小小的感动。


编辑:鄂尔多斯能化